找回密码

云南同志,云同

同性恋家长广州开恳谈会 呼吁接纳同志群体(图)

2014-9-16 08:5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675| 评论: 0

摘要: 第7届同志亲友恳谈会在广州召开   9月13日,来自全国各地的200余位同志亲友参加了在广州白云区某酒店举办的第7届同志亲友恳谈会。   据主办方同性恋亲友会负责人介绍,自2009年以来,该机构已经在全国20余个城市 ...

第7届同志亲友恳谈会在广州召开

  9月13日,来自全国各地的200余位同志亲友参加了在广州白云区某酒店举办的第7届同志亲友恳谈会

  据主办方同性恋亲友会负责人介绍,自2009年以来,该机构已经在全国20余个城市举办了6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和20余场区域性的同志亲友恳谈会,超过3000个家庭因为参加了他们的分享活动,改善了亲子关系。

  夏阿姨:改变不了孩子的性倾向,就改变自己的态度

  来自重庆的夏阿姨,是一位退休的公务员,她的女儿今年26岁。

  2008年3月,在她过生日时,女儿给她写了一封信。当时女儿20岁,正读大学,女儿在信中说:“亲爱的妈妈,我还是个学生,在你过生日的时候,我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。但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了解自己孩子这样的礼物更珍贵,今天我想让你了解真正的我。”女儿在信中告诉她,自己是名同性恋者。

  夏阿姨说看完女儿的信后,她的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“我以前了解过同性恋,知道同性恋是怎么回事,而且在我身边也有这样的人。但知道自己女儿是同性恋,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内心仍然是特别抗拒,那些天晚上总是睡不着,躺在床上女儿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就像过电影一样,一幕接着一幕。”

  女儿从小到大,一直都阳光、善良,也没有什么与其他孩子不一样的地方,“我的女儿确定自己是同性恋者后很坦然,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变得茫然无措,悲痛万分,”夏阿姨说,她和爱人多次找女儿谈心,女儿很坚定自己的性倾向。她想了很久,“我改变不了孩子,就改变自己,我知道同性恋是无法改变的,女儿的健康和幸福也比什么都重要”。

  “现在,我们唯一担心女儿老了怎么办,没有结婚,没有子女,谁来照顾她?”夏阿姨希望社会能够给予同志群体更多的关爱与认可。

  许阿姨:儿子出柜后,自己不再当鸵鸟,开始了解这一群体

  家住广州市罗岗区的许阿姨,她的儿子今年35岁,也是一位同性恋者,1996年,儿子17岁,第一次向她跟爱人出柜。

  “我儿子当时一直哭,说自己得病了,得了一种叫同性恋的病。”许阿姨说,她当时也不懂什么是同性恋,以为儿子当时只是乱说。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病,这种病到医院看什么科,更不敢去问谁。想来想去,她找了一位在广州很有名的心理医生。

  “当时,医生说如果我儿子确定自己是同性恋,那是不可改变的,而且同性恋也不是病。”许阿姨说,在她的印象里,男人喜欢女人,女人喜欢男人才是正常的,“我无法理解同性之间也会有爱情”,她想,只要不再提这个事情,儿子或许还能改变,

  2010年,儿子再次向他们出柜,这次儿子明确告诉他们,他是同性恋者,无法与女人结婚。许阿姨想不能一直再做鸵鸟了,他们应该去面对,她学会了上网,了解了更多的同性恋知识,并且多次去参加了同志群体的活动,她看到了还有很多跟自己儿子一样的同性恋者,于是她选择了尊重儿子。

  如今,许阿姨的儿子跟男朋友在国外生活,她很喜欢儿子的男朋友,并且也跟对方家长见了面,她也在广州开始帮助其他的同志家庭接纳自己的同志孩子。

  她说,“儿子幸福就好,只是希望社会能够更包容这个群体,更接纳这些群体”。

  陈爸爸:儿子出柜后,我在黄浦江边哭了一个晚上

  陈先生今年58岁,他的儿子阿国今年27岁,今年6月的一天,儿子的出柜彻底打乱了他平静的生活。

  “当时,我儿子突然提出想要搬出去住,想独立生活,我感觉很奇怪,我现有的住房是二室一厅,我们住的挺好,为什么要搬出走呢?”陈先生说,他儿子说这些时满脸是汗,而且双手在不停地搓着,他发现儿子满脸的痛苦,在他的不断追问下,儿子对他说自己喜欢男孩。“我儿子说,他大概是在十二三岁时就发觉自己喜欢男生,儿子也很痛苦,也不敢跟我说,怕我知道后生气。”

  喜欢男孩子,那不就是同性恋吗?虽然他也曾听说过这个词,但万万没想到,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儿子的身上,他无法接受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。“我在黄浦江边哭了一个晚上,死的心都有了”。陈先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会是同性恋?

  “我儿子从小就非常听话,学习也很优秀,是一个很文静的孩子,我得试着去了解他,了解同性恋是怎么一回事?”陈先生上网查了同性恋的资料,他知道了同性恋不是病,而且是无法改变的。他也在网上认识了上海的同志家长,知道了全国有更多像他一样的同志亲友,并且得到了大家的支持,他很快就接受了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。

  “我儿子出柜后,我们父子关系比以前更亲密了,以前我总感觉到儿子苦闷,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,现在不同了,儿子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跟我说,我觉得儿子是同性恋不是儿子的错,更不是我的错,我应该去理解孩子,去接受孩子,这样他在家就不会有压力”。现在,他知道他儿子和男朋友生活在一起很幸福,他也很满足,只要儿子幸福,就是他最大的幸福。

  小莉妈妈:父母不帮助孩子,谁会去帮助他们呢?

  小莉妈妈今年是第三次参加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,谈起几年前女儿向她出柜后的经历,让她感慨万千,她觉得她是参加完恳谈会后,才让自己逐渐走出来的。

  “2012年9月,我第一次参加在成都举办的第五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,当时是抱着一种怀疑态度去参加的,我女儿刚跟我出柜只有三个月,虽然,我从心里已经开始接受女儿的性倾向,但始终有个心结打不开。”小莉妈妈说,在恳谈会上她认识了很多像她一样的同志父母,大家在一起就像早就相识的朋友,共同的话题和身份,让她明白了很多,她知道同性恋是无法改变的,必须接受、支持自己的女儿。

  成都回来后,女儿鼓励她参加同志公益活动,2013年3月到9月份,她参加了同性恋亲友会的首届同志亲友协力营培训,“我觉得自己变得强大了,培训结束后我开始接听同志亲友热线电话,在微博、微信和QQ上帮助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志和他们的家长,这让我有了一种使命感,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,父母都不去帮助自己的孩子,谁还会去帮助他们呢”?

  2013年9月,小莉妈妈第二次参加恳谈会,“我就变得很积极、主动,我自己也变得很乐观,很感谢同性恋亲友会、同志亲友恳谈会给了我们这些同志家长互相支持的平台”。

  现在小莉妈妈担任了同性恋亲友会重庆的召集人,在重庆与当地的同志亲友开展工作,她说,“这次恳谈会,我们重庆有10多位家长一起来参加,我希望会有更多同性恋者和他们的亲友一起来参加恳谈会,一起支持同志公益事业,让同性恋的活动公开化,让更多人接触到同性恋,也让社会更多关注这样的群体”。

  小涛妈妈:我们是跟“亲家”一起来参加的

  小涛妈妈是同性恋亲友会江西的召集人,她告诉记者,她的儿子是2010年跟家人出柜的,他们经过最初一段时间的抗拒、学习后,开始逐渐接受儿子的同性恋性倾向。2013年,第六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,她带着自己的父母(儿子的外公、外婆)来到会场,并让外公做了分享交流,老人非常理解支持外孙。

  “去年,第一次参加恳谈会,我儿子男友小新的母亲也一起来参加了,还没来的时候,我已经见过小新好几次了,而且我已经把他当成我第二个儿子来看待,所以,见到小新妈妈,我更想帮助这个‘亲家’来了解同性恋,去年的恳谈会她接纳了小新,现在她们全家都已经接受了两个孩子在一起生活,”小涛妈妈说,“我儿子小涛和小新现在生活的很好,出柜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生活,现在我们两家人就像一家人一样,一起帮助其他同志和他们的家庭,并为同志群体争取合法权益努力,这次恳谈会,我们两家人都来参加了”。

  小涛爸爸是名退休公务员,自从接受儿子是同志的事实后,就一直考虑如何能为同志群体做些事情,“从今年过完春节,我就一直在研究中国同性婚姻立法的问题”小涛爸爸说,6月份他已经完成了《从尊重保障人权出发,推动中国同性婚姻立法》的研究报告初稿,他希望这份报告可以通过人大代表,做为提案带到人代会上,让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进程向前迈进。

  爸爸去哪儿了:同志“爸爸”忙着做公益

  自同性恋亲友会成立以来,同志母亲的形象就一直出现在公众视野里,而同志父亲却很少出现,亲友会执行主任阿强介绍说,目前参与公益的母亲占80%,父亲只占20%,“妈妈们更活跃,更愿意站出来积极的争取社会接纳,很多人会问我们,同志爸爸去哪儿了?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爸爸站出来了。”

  来自福州的玫瑰爸爸说,他的儿子木头是在2012年跟家人出柜的,之后,随着不断学习和了解同性恋群体后,他在2013年,参加了亲友会举办的第一届家长协力营的学习,结束后,他回到家乡福建,在当地参加了“海西同心社”等同性恋公益组织,与其他同志和他们的家长进行交流和分享活动,“因为大家身份相同,经历和感受差不多,每次跟别的同志家长沟通,效果都很不错。”

  来自西安的威风爸爸的儿子今年23岁,今年年初孩子向他们出柜的,之后,他上网查阅了相关资料,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,并参加了一些同志公益活动,跟其他同志同志家长进行交流,他想通过参加这种公益活动,能帮助更多的同志和他们的家长,每个家庭都不同,所遇到的问题也会不同,但大家遇到一起,交流分享,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  来自北京的吴爸爸说,他是先在电脑上发现了儿子是同性恋的“蛛丝马迹”,但因为儿子还小,只有16岁,夫妻俩一直没有跟孩子说破,而是自己参加亲友会的活动,学习同性恋相关的知识。“看到国外有学者研究说,家庭不接纳青少年同性恋子女,患抑郁症和尝试自杀的比率都大大高于家庭接纳的,我们就试图鼓励孩子说出来,跟父母说了,孩子心里就不用再背着一个大包袱。”

  江西的小涛爸爸认为,父亲站出来的相对少,是因为妈妈们更早退休,爸爸们退休晚,需要忙于工作,“如果爸爸们不在背后支持,妈妈们的工作也会受影响。”

  阿强认为,中国的传统文化,男性可能更爱面子,或者不太爱言说,所以很多父亲都是在默默支持,抛头露面的相对少一些。“在国外的类似公益组织中,也是妈妈更活跃。”

  阿强:这几年,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

  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如今已经举办了七届,从第一届只有五、六位同志家长参加,到现在的上百位同志亲友,一路走来,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  “以前有经费,但找不到家长来参加,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,经费有限,而很多家长都愿意自费参会。刚开始举办恳谈会的时候,家长们都有着很大程度的悲情情愫,而现更多的是以一种聚会的形式在一起,交流分享,像见到老朋友一样,在一起的氛围也与过去大有不同。”主办方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阿强说,“今年我们恳谈会增加了四个工作坊,而且邀请到的演讲嘉宾都是国际知名同性恋活动家,现在的恳谈会越来越国际化,会上同志同志亲友们,大家在一起讨论更多的同志议题,更好的改善同志群体的生存环境”。

  连线专家

  社会学家李银河教授:

  同性恋亲友会在社会整个对同性恋者接纳问题,做了很多方面的工作,而且从亲友入手,能够使得中国这样一个相当保守的社会,改变观念、改变习俗,而通过同志亲友恳谈会,让更多的同志亲友能够真正接纳他们的同性恋孩子,我觉得非常好。

  性学专家潘绥铭教授:

  同志问题在中国是比较敏感的问题,可是作为家长来说,无论孩子的性取向是怎么样,他都是我们的子女,都是我们最亲的亲人,我们应该对他们,应该更加理解、更加支持,让他们获得更加美好幸福的人生。

  关键词

  出柜:即向朋友、家人或公众公开自己的同性恋取向,为英文“come out of the closet”的直译。

  同性恋:是指一个人在性爱、心理、情感和社交上的兴趣持久地被同性所吸引。

  小知识:在中国同性恋不是病,更不犯法。

  2001年出版的《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(CCMD-3)》已经将自我和谐型同性恋剔除出疾病范畴。

 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将“同性恋”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,并明确“性倾向本身不是病”。云南同志整理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云南同志,云同,云同网,同性恋,昆明同志,同志交友,同性恋交友,同志电影,同志文学,同志资讯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