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云南同志,云同

大学,那个吻过我的老师

2014-9-15 10:4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85| 评论: 0

摘要: 午后阳光,刀子般破割着他的视线。一切,都是恍惚。   “……只需给她说清楚,然后保证你和她爱人没有什么恋爱关系,这事就解决了。再这样固执下去,那我只好让你退学……”系秘书烦躁地又把重复了N遍的话再机械地 ...
午后阳光,刀子般破割着他的视线。一切,都是恍惚。

  “……只需给她说清楚,然后保证你和她爱人没有什么恋爱关系,这事就解决了。再这样固执下去,那我只好让你退学……”系秘书烦躁地又把重复了N遍的话再机械地嘟囔了一遍。

  他不动声色,仍是保持了近2个小时的沉默。汗,渗满额头、后背,仿佛流血般刺痛。

  “说话啊,马宇,李老师的妻子还在隔壁等着呢。”系秘书又在催,“现在的大学生真是什么事儿都有,放着好好的恋爱不谈,怎么好意思去和老师牵扯,而且还找了个男老师……”

  “我要见李老师。”他说,一字一句。

  “不行!你还有脸见李老师?现在他妻子就因为这事儿闹着离婚,你还嫌这会儿不够轰动啊?”系秘书亢奋着,仿佛早已经捉奸在案。

  只要一想到李老师的身影,他就觉得心中钝痛。记得刚进大学时,每次上李老师的体育课,他都是默然地站在一旁静看。因为先天心脏有病,他本可以不用参加体育课程,但是为了能远远守望着李的身影,即便再难坚持,他也强忍了下来。

  他和李之间,从来没有明白地说过“我爱你”之类的情话,但是在眼神间,那种涌动的暗潮却一直延续着。

  第一次接吻,是在去年的一节体育课后,他帮忙把操场边一个遗忘的足球送回体育部。当时,办公室里只有李一个人,破旧的电风扇嗡嗡作响。两人都没说话。李起身,单手接过足球,然后顺带把他猛地搂入怀里。

  那一刻,温情的暖流瞬间膨胀了所有知觉。他有些木讷,毕竟,那是第一次有男子主动地拥抱自己。更何况,李是他内心渴求已久的爱恋对象。

  闷湿的阳光透过窗帘,他们的身体也逐渐叠合成一块剪影。李的吻,很浅,就仿佛4月暧昧的樱花。他,有些被动的张开双唇,而舌尖,只能碰触到对方的牙齿。

  有些笨拙,因为是第一次。

  从接吻的那天起,他开始由一个抑郁的男孩蜕变成略带阳光的大学生。有时,李会发短信息给他,而有时,他也会写了信笺偷放在李的邮箱里。一切的恋爱情节,都在缓缓中,悄然展开着。没有人察觉,更没有人去八卦他们的诽闻。可这看似止水的日子,就在3个月后的一天,被无情地炸出一个无底洞。

  那天,他的手机接到一个陌生来电。对方是个年轻女子,说:“请问,是哪位找我老公?”突然间,他意识到,这女子应该就是李的新婚妻子。“不好意思,是我,我是李老师的学生……”他尽力佯装出平静的口气。“有事吗?”“没有什么事情,我拨过李老师的号码,没人接……”“哦,是的,他出去的时候,忘带手机了。你叫什么名字,他回来后,我让他再打给你。”那女子客套地说。“我叫……马宇,等晚上我再和李老师联系吧……”后面又说了什么,他根本就记不得了,只知道当时,冷汗把衬衣的背部浸湿了大片。

  如果是正常的来电,他根本不用慌张,只是,他知道,就在与那女子通话的前十分钟,其实他和李刚刚约会结束。而那通所谓的未接电话,却是清晨打给李的。很显然,李的妻子,是在试探,更是在尝试盘查这个暗处的“情敌”。

  “你说不说?这孩子真是难缠。算了,实在不行,我要通知学校学生部来调查这事情了。到时候,别怪我没给你机会。”系秘书在办公桌前睥睨地看着他,很不屑的表情。

  他,呆站在墙角,一动不动。阳光的针脚逐渐西移,眼睛也不再裂痛。

  就在一切陷入僵局时,办公室的门“霍地”推开了。一个陌生的嘴脸闯入视线——浓妆,艳服,气趾高昂。

  “你就是马宇吧?今天,我就是要把话说清楚……不管你和我老公有没有搞什么同性恋,现在,我就是让你给我写个保证书,以后不准和我老公来往,要不然,咱们就走着瞧……我身边有很多记者朋友,如果你还懂得什么是‘羞耻’的话,就不要和我对着干。否则,我会让你没脸在这个社会上活下去。”她恶狠着,嚷出了“宣言”。

  还是没有半句言语,他,只是喃喃道:“我要见李老师。”

  “你不要脸,我还要呢!还嫌我和我老公不够丢人啊?我肚子里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,你想搞同性恋,找错人了!”那女人乖张地吆喝着,虚掩的门口已经开始有人偷看。

  忽然,他径直走到门口,拉开大门,然后飞奔了出去。无意识地,他就是想逃,逃离这个窒息的地方。

  可就在六楼的电梯口,李恰好和他迎面撞见。刹那间,两人对视,尽在无言。

  空气中弥漫着夏天的味道,咸涩中夹杂着沸腾的情绪……

  “我正要找你……”他说,喘息着。

  “知道,我也正要去系办公室。她来了。”李无助地看着他。

  “违心的话,我不要讲……我做不到。”他蹲下来,似一只放瘪的气球。

  李刚要说什么,系秘书还有那个张狂的女子就追了过来。“马宇,你真的是不打算毕业了?!”秘书用“学位证”威胁道。

  “李光耀,昨天你一夜没回家,是不是和他在一起?当初结婚的时候,你是怎么承诺的,现在好了,我爸爸靠关系让你当了大学老师,我为了你放弃生意上的一切发展,你这个没良心的,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?现在就当面说清楚,你和这个小王八蛋是不是在搞同性恋?你说啊!”那女人发泼一样地开始“声讨”。

  校园里许久没有这样吵嚷的阵势了,许多无聊的学生、老师都纷纷挤到六楼来“观战”,甚至在楼下的街道上,也嘈嘈地聚集了看热闹的人群。

  无风。静。

  大朵的云层又在挪移,阳光,霎时破势而出。

  他,仿佛小丑,夹杂在人堆里,面无表情,目光斜看着走廊护栏边上倒塌的一片碎砖,有几个建筑工人正在抢修。

  “他是同性恋呢。好象招认了……”围观的人躲闪地讲解着。

  “李光耀,今天咱们就把话说清楚吧,省得将来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没爸的可怜种。”女人又在威逼。

  李用牙死咬着下嘴唇,脸色苍白。

  “说啊,你和这个学生到底有没有关系,你真的喜欢他?”又是一声逼问。

  沉默。

  突地,李向前走了一步,清了清嗓子,暗哑地说:“小丽,我和马宇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,没有任何你所想象的瓜葛,你误会了啊……昨天晚上是我和一帮朋友去酒吧看‘世界杯’,打你手机又关机,所以一夜没回来。没想到你今天就来学校里找我了……”“那你告诉我,你究竟有没有和这个学生发生过不正当的关系?你,究竟爱没爱过他?”女人打断李的话,继续步入“正题”。

  他和李同时把目光调准到对方的脸上。李锁紧了眉头,就连拳头也扣握起来。

  “小丽,我向你保证……我从来没有和这个学生有什么龌龊的关系,我也从来没有喜欢过男人,我向你……发誓!”这句话,清楚地从李的嘴里吐了出来。

  人群中顿时“嘘”声一片。

  仿佛不认识眼前的李,他的目光淡漠地打量着近在咫尺的这个人,这个曾经吻过自己的男人。

  空气开始粘稠,片刻不能呼吸。身旁的一切都已失去了光影,眼前,只有他,和李。

  慢慢,他,如木偶般呆板地挪动脚步,走到李的面前。失声地,他轻问:“你,真的没有爱过我,对吗……”

  停顿,3秒。

  对于他来说,3秒,仿若三秋。

  “没有,从-来-没-有!”一字一顿,李念白着,不再看他。

  “呵,”他的嘴角竟突闪过一抿苦笑,说:“可是,我,爱你,一直都爱……”

  说完,他凑身上前,淡淡吻了下李的唇。

  人群,哗然。

  还没等所有人从眼前的场景反应过来,他,扭身奔到走廊护栏坍塌的那片豁口,然后,纵身跳下……

  嫣红的色泽蔓延了整个街道。人流,驻足,时光,凝固。

  随后而来的警察从他的衣袋里找到了一封还未寄出的信,上面写着:“……爱是一场自我的战争。如果爱我,可能在明天;而如果要忘了我,就请在今天……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云南同志,云同,云同网,同性恋,昆明同志,同志交友,同性恋交友,同志电影,同志文学,同志资讯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返回顶部